去菜市场转一圈就好了,  午肇庆给了萧筱萌

图片 1 午肇庆在菜市场里卖菜,在他斜对面的摊位,摊主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叫萧筱萌,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为了生活,在这个菜市场里租了这个摊位,也卖蔬菜。午肇庆是从东山省德古县午马镇午家庄来汴帝市的,在这个菜市场里,已经卖了三年蔬菜了。从一开始摆摊,就用八两秤欺骗老百姓。这一天上十点多钟,午肇庆想买一斤韭菜,自己摊位没上货韭菜,他想包点猪肉韭菜馅饺子吃。他知道,萧筱萌今天上了韭菜,于是他便到了萧筱萌摊位前,很殷勤地说:“麻烦你啊,给我秤一斤韭菜!”
  萧筱萌抓了一把韭菜放在秤上,称了称,说:“一斤,一元五!”
  午肇庆给了萧筱萌一元五角钱,回到自己的摊位上,用自己的秤一秤啊,娘的!才七两啊!萧筱萌这个城里的小女子比俺还黑啊!俺好歹还给八两呢!
  在午肇庆右侧的摊位是一对四十多岁的下岗工人,男的叫蒙任,女的叫郝劥敏。这两口子,专卖注水猪肉,他们用的是八两秤。素日里,这对夫妇跟午肇庆关系搞得不错。中午时分,午肇庆跟蒙任、郝劥敏说:“大叔大婶啊!俺求你们给俺保个媒,俺想跟那个摊位上的萧筱萌成个家呢!”
  蒙任说:“好的!你们还真就是一对,让你婶子给你们说合说合,准成,八两七两的,这还真是买卖上的缘分啊!”
  “我现在就去给你说合!”郝劥敏扭搭扭搭地到了萧筱萌摊位前,笑道:“筱萌啊!不小了吧?该谈婚论嫁了啊,你看那个东山省小伙怎么样啊?那个午肇庆特有智慧,午肇庆尽管是农村来的,可你看那小伙子长的多帅气啊!论职业,都是卖菜的,对吧?怎么样?筱萌啊?同意就点点头!”
  萧筱萌嘎嘎嘎地笑道:“大婶,你告诉午肇庆,我答应了,中午就不要他自己包什么韭菜猪肉馅的饺子了,叫他跟着我到我家吃中午饭,我妈妈给他包饺子。”
  郝劥敏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回到了午肇庆摊位前,喜笑颜开地说:“萧筱萌同意了,告诉你,你跟着她去她家吃饺子,就省了你那七两一斤的韭菜八两一斤的猪肉,快去吧!”
  午肇庆把七两韭菜给了郝劥敏、蒙任两口子,跟着萧筱萌就到了萧筱萌的家。
  萧筱萌家里就剩下一个母亲了,母亲五十四岁,叫申海玲,自下岗后,再也没出去工作,父亲萧照实,在四年前因碰瓷儿没碰好,让一辆出租车给撞死了。申海玲原本也要继承丈夫的事业,在马路上碰瓷,可她胆子远比丈夫小得多,碰了三次,都没成功,就罢手;额,在家里呆着了。申海玲见女儿领回来了一个小伙子,她很高兴,她似乎知道,应该是女儿找的对象了,于是便很热情地招待着午肇庆。
  很快的,十月一日,萧筱萌跟午肇庆结婚成家了。午肇庆虽然没有户口,这没关系,有房子啊!申海玲家住的是一个偏单,两室一厅。午肇庆萧筱萌住进了大屋里,午肇庆俨然成了这个家庭的男主人了。
  新婚的夜里,午肇庆激动地说:“筱萌啊,七两八两,缺斤短两,让咱们俩结成了姻缘,这还真是缘分啊!”
  萧筱萌紧紧地搂着午肇庆的脖子,说:“依我看,咱们还要狠一点,一斤干脆就给六两好了!”
  午肇庆使劲地亲了一下萧筱萌,说:“这有点太狠了,我真担心咱们会断子绝孙啊!”
  萧筱萌笑嘻嘻地说:“你放心吧,我压根儿就没打算要孩子的,我实话跟你说,就我这部机器,上初一那年,就让三个老爷们给造坏了,我不能生孩子了。”
  七天后的一个早晨,凌晨两点多,他们开着一辆松花江面包车到金河大街蔬菜批发市场上货了,在回来的路上,汽车行驶在金河立交桥上的时候,他们迷瞪了,居然逆行在了立交桥快速道上,一辆正常行驶的超长大货车来不及避让,狠狠地把他们的汽车撞飞了,落在了桥下……
  午肇庆萧筱萌落得个体无完肤、死无葬身之地。
  人在做,天在看,相信因果报应吧!

<1>

在一个三线的小城里呆了段时间,生活节奏变得很慢,每天醒来收拾好,第一件事就是去菜市场。

一个小小的菜市场,种类并不多,因此有时候醒来之时,依然会纠结“世界大难题”:今天吃什么好呢?从左走到右,海鲜、鸡鸭猪肉、新鲜果蔬,老板照例都会甜甜问一句:“想买点什么哟?”

转一圈,手里就提了战利品出来,外加蔬菜摊老板额外送的一把小葱。脑子里想着今天买的这条鲫鱼是清蒸好还是红烧好?

路上走过的行人大多手里提着菜,往各个方向回自己的家。忍不住滋生出一种感觉:从此以后就彻底落到这一场尘世烟火中了,两脚踏着了地。难怪人们都说:当你感到绝望的时候,去菜市场转一圈就好了。

在卖海鲜的摊位上,一位大婶在仔细挑着黄花鱼,嘴里跟老板说:“这种鱼很容易烂,要是会煎,最好吃了。”卖豆腐的老板是个大概30来岁的漂亮女人,每次都会告诉你,要是煎的话老豆腐最好,煲汤的话就该选水豆腐了。

在所有的事情当中,唯有吃这一件事最接近真实。

<2>

厨房的意义也显得不大一样了。

去菜市场转一圈就好了,  午肇庆给了萧筱萌一元五角钱。在广州生活那些日子,周末才有时间好好做一顿饭,做一次够吃一天,好不好吃也找不来一个人一同品尝,那是一种独孤。

每天匆匆忙忙赶着挤公交去上班,晚上出公司大门的时候,不管是夏季还是冬季,天都已经黑了。没有力气的时候,就到楼下的饺子店打包一份煎饺。心情好,下班早的时候,去逛开始打折卖的菜市场,再晚就收档了。

在偌大的菜场里,踩着污水,跑几个摊位,选一把肉几根青菜拎回家。

回来洗洗刷刷,在只容得一个人转身的小小厨房里,开着昏黄的灯,煲一碗热粥,抄一两碟小菜。

这种囿于厨房的日子着实不多,厨房是个好东西,在外所有的艰辛和寒意,当在厨房忙碌一阵,端出一碗热汤的时候,就有了丝丝扣扣的暖意。

所有的安慰都抵不过一碗热汤。

<3>

年轻的少女们,人人都怕去过那种天天围着灶台转的生活。

我也怕。但有时候也会羡慕我一位享受天天在厨房捣鼓,用美食犒劳自己的友人。看起来柔柔弱弱,斯文得不得了,却能在厨房里,三两下就把一只小母鸡给宰了。

似乎在我的意识中,那些活得热气腾腾的生活,从来没有离开过厨房。

本文由澳门威力斯人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去菜市场转一圈就好了,  午肇庆给了萧筱萌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