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心的疼,是我决定剖宫产头一天晚上给未出世

  真是应了乐极生悲那句话,当我哼着小曲,正为今晚的艳遇心驰神往的时候,刚转过街角,摩托车的轰鸣声噶然一响,我就觉得我飞了,如一只鸟一样,接着,我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没一个人在身边,只有白色的墙,白色的灯,我以为来到了天堂。不对呀,我掐了自己一下,疼,钻心的疼。
  202,你醒了。一个护士模样的姑娘爱搭不理地走到我身边,摸摸这儿,摸摸那儿,我感觉自己像个婴儿。
  我怎么来这儿了?我问。
  不清楚,好像一个女的送你来的。小护士面无表情。
  我想,难道是那可爱的咪咪,她可美了,大眼睛老是勾我的魂。不会,她不知道我出事。
  我夫人,也不会。她整天板着个脸,还天天跟我讨债似的要我交钱。
  那女人有多大?我问护士。
  大概四十多了吧,挺不好看的,不过她还真有力气,你这一百八的体重,不知道她怎么背来的。
  我心想,是呀,我这膀大腰圆的壮汉,一个女的怎么能背起来呀?瞬间,咪咪和夫人都被我排除了。
  哦,对了,她脸上有块朱砂痣,很显眼。小护士说着。
  一个星期的修养,朋友和同事都来看我,从他们的表情里,我看到了幸灾乐祸和假仁假义。咪咪来了,可他妈的就知道说我戴什么好看呀,还有昨天她看到了一款旗袍之类的话,我心里特别的反感。你妈的,我非踢了你。我心里下了决心。
  夫人天天来,仍是那一副冰冷的面容,可那鸡汤挺好喝的,让我感觉到了暖。
  总算出院了,我开着车溜达,最好能遇见那位恩人就好了,这是我的本意。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我一个劲地犯愁。上哪找呀?这么多人。哦,对,脸上有朱砂。
  滴滴,前面的女清洁工挡住了我,心里不耐烦的我使劲的按着喇叭,她好像没听见。
  我下了车,喂,你怎么回事?没听到我按喇叭?我声音很大。
澳门威力斯人官网,  “哦,对不起,我耳朵有点聋,这就让你。她抬起脸,歉意地笑了笑。
  朱砂!老天,难道是她?我心里五味杂陈。
  看着干净的街道,我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触,她不光是城市的清洁工,也是心灵的清洁工。
  我递给她一张纸巾,让她搽搽脸。我笑着,拿过她手里的扫把,不声不响地扫了起来。
  她呆了呆,仔细地打量了我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会心地笑了。   

澳门威力斯人官网 1

“瑞”古代作为凭信的玉器,如:瑞玉;也有寓意吉祥、好兆头,如“瑞雪兆丰年”、“瑞彩祥云”、“祥麟瑞凤”。

“森”本义为树木丛生繁密,词语“森林”是最常听到或用到的。

“瑞森”是我决定剖宫产头一天晚上给未出世的孩子取的名字,以后想这样叫他“瑞森,回来吃饭咯!”、“森吖,你有点不乖啰!”、“乔瑞森,你给我站住!”......这个决定一点也不仓促!属虎的当然要选个对虎成长有利的字眼:“瑞”字除了有吉祥的寓意外,拆开来看有个王字,山下还有肉,正合我意,有得吃才是王道。老虎是森林之王,自然是在森林里生存繁衍更合适,是不是称王称霸倒不重要,最主要是舒服自在。两个字配在一起既有中国传统习惯讨彩头的含义,叫起来还有点英文绕舌的味道。用不同的语调或语气可以分别叫出好几种感觉,好玩又好听的名字总是容易被人记住,熟悉感让第一次交道的人也不自觉亲近几分。忍不住在心里给自己磕个头,真是太有才了!

近三个小时的剖腹产手术中,前一个小时是在清醒的颤抖中度过的。当时空调正对着我呼呼地吹着冷气,窗外40度的高温也没让我感到一丝温暖,全身动弹不得,只有牙齿不听使唤的直打颤。“这医院的空调效果怎么这么好啊!”心里犯着嘀咕。小护士见我一直哆嗦,以为我害怕,温柔地看着我说“别怕,一会就好了。”妈吖!这真不是害怕,是真冷。可怜兮兮的说:“再给我床被子吧,好冷。”小护士立刻满足了我的要求,并体贴的帮我掖好被角。这护士太美丽了!当时真庆幸自己这张嘴还能动,要不然我就成了头条新闻:某女在产床上活活冻死。那可就造大孽了,人家空调公司可是技术过硬才产出“夏日送你一片沁凉”的好产品,这个死因可是给人扣了个大屎盆。(入戏太深,脑洞太大,就这空档能冒出这么多片段。)

“哇钻心的疼,是我决定剖宫产头一天晚上给未出世的孩子取的名字。~哇~”孩子第一声呼喊让我暂停了游神。接着听到一阵淅淅沥沥的水声,分不清是孩子尿了还是给孩子洗澡的声音。“八斤整!”一个女医生的声音。我想:这应该是孩子的体重,还好没有坚持顺产,孕期每天走的三公里白瞎了,早知道不如舒舒服服的躺沙发多看几本书呢。脑子里正想往外多冒几个泡时,医生抱着浑身粉红的婴儿走到我身边,笑眯眯的告诉我:“孩子很健康,是个胖小子。”随后便用孩子的脸挨了一下我的脸说:“妈妈辛苦了!我先出去等你哈!”等等,这就算生出来啦?!就这么简单!原来这剖宫产真的是无痛的咧!“疼!”还没从无痛产子的喜悦中走出来,立马被肚子上撕裂的痛感拽了回来。医生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小护士给我拿来一颗白色小药丸,也顾不得怀疑直接张开嘴。额...有点像咬了一口粉笔头的感觉,然后我居然睡着了。

再醒来,美丽的小护士正在拍我的脸:“醒醒,醒醒。”她笑眯眯的看着我。确实长得挺好看的,一字眉,水灵的大眼,朱唇皓齿,笑起来还有个酒窝。这么美的姑娘,一定是善良的内心养出来的,俗话说“相由心生”嘛!回到病房后两小时,之前的感叹立刻给了我俩耳光。那个美丽的小护士拿着新盐袋笑眯眯的过来了,拿起旧的,放下新的,也不管麻药散去的肚子在这小小的动作间受着怎样的来回。“嗯!”忍住!大喊大叫太软弱了。“你还挺坚强啊!那我不担心了,咱们再来按一下肚子清理清理淤血哈!”天地良心啊!我肚子上的大口子可刚缝好,这是要让我再吹一次手术室的冷气吖!这些话没好(那)意(个)思(量)说出口,只是睁大眼睛望着她。“一下!就一下,几秒钟就好,你很坚强的,肯定忍得住。”她这话把我堵得无言以对,硬着头皮“好吧!”那酸爽,谁用谁知道!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护士的脸在我模糊的双眼中变得狰狞,特别是那迷死人的酒窝,那是绝对的陷阱。转过头再看熟睡的小瑞森:眼睛也是肿的,肥头大耳,头发湿漉漉的,看起来怎么这么丑。为了这小丑东西,疼死了,太不值了!

随着身体慢慢恢复,痛感也减退了许多。再看到这团小肉球,心里又加上了滤镜:黑漆漆的眼珠圆溜溜的,头发乌黑浓密,红扑扑的小脸,细长的手指,简直就是我的缩小版。这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宝贝瑞森,他就这样来到我的世界,给我新的成长。我伴你长大,你陪我变老。

本文由澳门威力斯人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钻心的疼,是我决定剖宫产头一天晚上给未出世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