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启全老人背着老伴

姚家坪。林木青翠,花朵灿烂。村子四周的田地里,小麦开始泛青了,油菜也成熟,太阳和以往一样发出的热浪,喷向大地,鸟儿也钻到树上的叶丛中叽唧地叫唤,不远处的油菜地里散落着三两个人在割油菜,戴着白草帽,十分显眼,不时得有笑声传来。姚启全老人他刚收拾完碗筷,站在自家的院墙边,他的儿媳妇吃过午饭,上地收割油菜去了,孙女姚安宁在县城里上高中,昨天是星期日刚走,家里就他和瘫痪多年的老伴。他不停地咳嗽,腰弓得成了个大虾,咳嗽停下来,姚启全老人靠在院墙上,朝着油菜地里的割油菜的人大喊:“荷花她妈,喝水不喝?”接着又是一阵咳嗽,他的身子又躬成了一只虾。油菜地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姚哥哥,刚到地里,才割了一把菜子!”好容易止住咳嗽的姚启全站直身子,发出咯咯的笑声。姚启全老人转身走进院子,来到上房屋里,看见桌上的马蹄表的指针,是下午两点二十五分,老人又来到炕头看了一下睡在炕上的老伴,给她拉了拉被角,找到花剪和洒水壶,老伴周永兰见他说:“老汉,你又忙呼啥哩?歇着吧!”姚启全老人说:“不乏,闲着呢。”他来到院子里的十几盆花盆边,准备修剪那树夹竹桃花,再给花们浇上水。姚启全今年七十五岁,常年患有哮喘病,干不得农活,儿媳妇孝道他们,他为了减轻儿媳妇的负担,主动承担起了照顾老伴的事。姚启全的老伴周永兰今年七十六岁,六年前不幸瘫痪,患有冠心病,生活起居全仗姚启全老人精心照管,减轻了儿子媳妇的许多负担。儿子媳妇从地里回来,爱坐在花盆旁,端着饭碗吃饭,说空气新鲜舒意。
  姚启全老人带着花剪和洒水壶,还没到花盆边,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拌随着地动山摇,房屋战栗,那些花盆有些已经翻倒。姚启全老人差点跌倒在地,扔掉手中的东西,冲进上房屋里,将要把老伴周永兰搬起,准备背起来。老伴说:“老汉,地动了,咋办?”姚启全老人还没顾上回答,屋里尘土飞扬,尘雾弥漫,土块,泥块,瓦块,如雨点一样落下来,姚启全急忙扑在周永兰身上。周永兰哭着说:“你咋不跑呢,死老汉!”屋里的墙壁在颤动,整个大地在颤动,桌子上的马蹄表滚在地上,还在发出喋哒地响着。姚启全的胳膊被砸得流血,他咬着牙,背起老伴就冲出屋门。瓦片,土块砸在他们身上,房屋在颤栗中发出咯咯的响声,墙壁倾斜,姚启全老人背着老伴,气喘得紧,喉咙气憋得难受,满脸是汗水和尘土。老伴喊着:“放下我,快逃命!老汉!”姚启全背着老伴向大门奔去,脚下一磕,老人就栽倒在地。这时,身后的房屋轰的一声倒塌了,腾起冲天的土雾。同时,院墙也倒塌了,姚启全老人一看,他们前行的路被阻断了。“老汉,我是个死人了,你快跑吧!”周永兰哽咽着说。姚启全老人背起周永兰折回身,向后门跑去。后门是现在唯一的通道,两面的墙虽然是去年刚建的,这时也如老虎张开的两张嘴巴,颤栗着,随时就会倒塌。姚启全背着周永兰跑着通过,从后门里出去。姚启全背着老伴,踉踉跄跄地跨出了后门。这时后门也倒塌了,姚启全的脚后跟被重物打中,两人又栽倒在地,老人背着老伴,周永兰附在老伴的背上,泪流满面,哽咽着对生命的呼唤。姚启全再也站不起来了,他用手扣着地面,四肢齐用,以手代脚,慢慢爬着,一直爬到了安全的碾麦场……
  姚家坪的房屋全部倒塌,一片废墟,全村二百老小露宿荒野。
  地震六天以后,姚启全在自家的房屋的废墟上,搭起了简易的帐篷。周永兰老人正在酣睡,脸上十分安静。简易帐篷的一张破桌子上,放着姚启全老人从废墟里拔出的那只马蹄表,发出清脆的响声。帐篷外的临时垒起的炉灶上,冒着青烟,锅里的大米饭飘着醇香……   姚启全老人背着老伴。   

本文由澳门威力斯人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姚启全老人背着老伴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