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画像石拓片具有较高的文物收藏价值,司马见

清代一学子,复姓司马,拜京师某鸿儒门下。恩师博通古今,尤擅古董收藏与鉴赏,名闻天下,司马在外地为官,常以恩师弟子自诩,令众人艳羡。

改革开放后,尤其是近年来,汉画像石拓片已不仅仅作为研究资料,而且第一次作为独立的收藏项目走进家庭以及大众审美生活当中。汉画像石拓片具有较高的艺术装饰价值,其丰富多彩的题材对于提高家庭文化氛围,培养家庭成员文化修养和增加历史知识可以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此外,汉画像石拓片具有较高的文物收藏价值,我国《文物法》规定金石档案、甲骨档案、简牍档案等也都是文物,也就是说,它们同时具有档案价值和文物价值,拓片属于金石档案范畴。由于部分汉画像石已经损毁,其拓片变成了孤本或者限量本,因此升值空间非常大,很多博物馆出于保护汉画像石画面的考虑,限制拓片的制作和发行,因此很多馆藏版本的拓片价值也非常可观。文物市场上流通的多是个体收藏家收藏的汉画像石制作的拓片,随着国家对于个人制作拓本的限制,目前市场上流通的汉画像石拓片也具有一定的升值潜力。目前众多拓片收藏爱好者面临着两个问题:第一,由于拓片制作水平的差异,导致汉画像石拓片品相的参差不齐。第二,由于市场需求和升值空间大,造成大量汉画像石制假者拓印的假拓片充斥市场,严重干扰了拓片市场的健康发展,这便要求收藏者必须独具慧眼,去发现真实精美的拓片。

有一年,司马进京公务,途中在某县打歇,晚饭中有一道当地名点叫褡裢火烧,司马吃得甚是欢喜,于是吃罢便步入厨房,观看厨子烙制。

汉画像石拓印的基本方法是:先把要拓的花纹或文字尽可能剔刷清楚,用大小合适的宣纸盖上,把纸轻轻润湿,然后在湿纸上蒙一层软性吸水的纸保护纸面,用毛刷轻轻敲捶,使湿纸贴附在该物表面,随着它的花纹、文字而起伏凹凸。再除去蒙上的那层纸,等湿纸稍干后,用扑子蘸适量的墨,敷匀在扑子面上,向纸上轻轻扑打,就会形成黑白分明的拓片。在拓印过程中,润湿宣纸最好用白芨水,它能使薄纸更好地贴附于被拓物的表面。小型拓片,可以用软毛笔、软毛刷润湿,大型拓片,可以用毛巾润湿。扑子的大小,根据所拓对象的大小而定。内部用新棉花、细沙,外加一层不透水的薄纸,最外面包上绸子,用细绳或皮筋扎住。扑子蘸墨面要没有褶皱,扑心要稍鼓。

司马见烧饼呈长方形,边沿不规则,表面凹凸不平,立刻突发奇想,便又买了两个,快步回到客房,让随从速取文房四宝,然后将两个烧饼放在桌上,擦去浮油,将宣纸洇湿附上。不消一个时辰,又用棕刷捶,接着用绸包蘸墨汁拍打,将烧饼拓于纸上。

汉画鉴定,有一个必不可少的前提,那就是熟悉中国历史、艺术史以及有关专史等,尽管它对鉴定不起直接作用,却是必不可少的知识,谁掌握了它,谁就得到主动权。第一,汉画像石作为汉代民间用装饰雕刻壁画,虽然没有绝对严格的图式,但是却有民间约定俗成的图谱。由于工匠的规范传承,使汉画像石具有一些基本的图案样式,这些基本图案样式大致分为三类:现实生活、历史故事、神仙世界。如汉代宴饮、车马出行、孔子见老子、二桃杀三士、伏羲女娲、东王公与西王母等等。对于这些基本图样的把握是鉴定汉画画面真伪的重要依据,其中所反映的建筑结构、人物形象、典章制度基本都是符合汉代的规章制度、生活习惯以及审美标准的,因此图案样式也具有一定的标准可循。比如车马出行图中马车的规制、汉代家具的结构特点、伏羲女娲的形象,这些基本图案元素是判断汉画画面真伪的第一步。如果车马出行中大臣乘坐六马驾车,汉代家具中竟然出现了床和靠背椅,这就基本表明画面是现代人臆造的。

此乃金石转拓之法,可以清晰地将器物上的花纹留于纸上,见不到原物,鉴赏家也可据此拓片做出鉴定。司马精于此道,今日技痒,便以烧饼代之。

此外,对于汉画艺术风格的研究判断也是非常重要的。汉画具有独特的时代气息和精神风貌,这是由汉代强盛的历史内涵赋予的,这种深沉雄大的艺术气魄恰恰又是作伪者由于心术不正和功力欠缺所不可能达到的。尤其是在线条表现方面,从石头的雕刻方面而言,由于工匠对于图案熟悉和技法的熟练,汉代原石线条生动流畅,金石韵味十足,线条走势如锥画沙、如屋漏痕,并且有明显的冲刀痕迹,甚至很多汉画原石出土时如新雕刻一般,正如古玩收藏界常言老器如新,但是其线条流畅程度是作伪者望尘莫及的。伪石线条却死板呆滞,节点过多,线条短促且间距过于对称,时断时续,气韵极不贯通。人物动物形象也没有历史厚重感,如剪纸的形象一般。另外,作伪者为了造成明显的时代感假象,用强酸对新雕刻的画像石进行腐蚀做旧处理,因此冲刀痕迹便荡然无存,这是判断画像石真伪的一个关键因素。产生包浆的汉画像石原石,其包浆感均匀自然,如生长在石头上一般,而做旧的画像石包浆生硬,如铁锈般让人感觉很容易剥蚀,经不起细致推敲。

不消多时,拓片将干,司马轻轻将其揭下,只见花纹奇崛,古朴粗犷。他小心翼翼地将拓片夹入卷宗,打算进京拜望恩师时开个玩笑,幽它一默。

到了京城,办完公务,司马便兴冲冲去拜见恩师。他见恰有几位京城资深收藏家在恩师堂上交谈,于是便拿出烧饼拓片,让恩师及各位老师鉴定。

司马原想以此博大家一笑,不料恩师却紧锁眉头,仔细观瞧,沉吟半晌,向众位说:此乃周朝遗物,纹理可辨,至于出于何年,某尚不敢断之。

众先生随声附和。

司马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仅仅是开个玩笑,却会是这样的结果,他肚子里暗暗叫苦,谜底揭也不是,不揭也不是,只得跟着嘿嘿傻笑。

此时,他的恩师发话道:下次进京,将此物携来,我定仔细鉴定。

司马只得连声称是。

几日后,司马返回任所,即给恩师写信一封,称:我在京期间,因此家人疏忽,此物竟被贼人盗去。惜哉,惜哉!学生已派捕快缉拿盗贼。如获,即送京城。

汉画像石拓片具有较高的文物收藏价值,司马见烧饼呈长方形。司马心里慨叹:名家也有走眼的时候啊!

文/茯 林

本文由澳门威力斯人官网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汉画像石拓片具有较高的文物收藏价值,司马见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